蛤蟆吞蜜——河间驴肉火烧

记得有句俗语“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说的是人痴心妄想做不到的事或者得不到的人。癞蛤蟆能不能吃到天鹅肉我不知道,但是,蛤蟆吞蜜,还是有可能的。

河间驴肉火烧

蛤蟆吞蜜是沧州的一道著名小吃,河间驴肉火烧。这是一道既简单又不简单的美食。说它简单,是因为制作过程看起来不过就是一个烧饼夹上驴肉,和肉夹馍的区别只是肉的不同;说它不简单,是因为它曾经得过乾隆皇上御口品尝。相传清代乾隆下江南,从河间路过。错过往处,在民间吃饭,主人只好把剩饼拿来夹上驴肉放在大锅里煲热,乾隆吃后连连称赞,美味可口,还给它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蛤蟆吞蜜”,“蛤蟆”就是大火烧;“蜜”就是流油的熟驴肉以及那香焖子。

你看,一道普通的食物,吃的人不一样了,名字不一样了,立刻身份都不一样了。

生长在民间的驴肉和火烧,单独看,都是最普通的草根食品,谁家的早餐没吃过小米粥配火烧,而驴肉,在餐桌上也不算是出类拔萃的东西,顶多占据一个小小的角落。除了河间,还没听说过那个地方专门摆出驴肉宴,大张旗鼓地为驴肉找场子,长面子。可是,有一天,无意中(中国人喜欢把一道美食的出场轻描淡写成一场香艳的偶遇。)把火烧和驴肉放在了一起,唇齿之间,轻轻一碰,就如同干柴碰上烈火,张生遇见崔莺莺,“腾”的一下子燃起熊熊火焰,舌尖上瞬间感受到了一股难以描述的酥脆鲜香,清爽醇厚。不过须臾之间,第一口已经下肚,没尝出滋味!再来一口,细细咀嚼,再来一口,再尝尝……。不知不觉,烧饼和驴肉都被一张大口吞噬,而不满足的手,还向空空如也的盘子伸去。

河间驴肉火烧

历史总是在不经意间改变,美食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那一刻,是俞伯牙遇到钟子期,高山流水成就了两个人的友谊;是红拂女遇见了李靖,哪怕前路不明,也挡不住夜奔的勇气;是诸葛亮相逢了刘备,从此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人与人之间讲究缘分,食物之间同样讲究缘分。平凡的火烧和驴肉相遇了,从此它还是它,它已经不是它,它与它,就此牵手,一路走了下去。

为了能够一直携手走下去,它们一直都在努力着。最初只是普通的死面烧饼,和市面上的烧饼没什么区别。最好的人生,是不止有一个美好的开始,还要为了对方而把自己悄悄变得更好。火烧越来越酥脆,越来越层次分明,一层层比纸张还薄,吃到嘴里却松软异常。而驴肉也越来越滋味浓香,更何况,还有了香焖,用烹制驴肉的汤加驴油和淀粉,调制而成,和驴肉的味道相同,可作料的味道却浓了好多。一张火烧,有了驴肉和焖子的加入,变得有滋有味,驴肉的鲜美渗入饼中,火烧的酥脆和松软中和了驴肉的筋道和焖子的软糯,它们相辅相成,互相成就,互相扶助,一路走来,走出了一条宽敞的光明大道。

现在,驴肉和火烧依然安安分分地做着最草根的食品,哪怕河间驴肉火烧店几乎开遍了全国各个角落。它们安静地陪伴着喜爱它们的普通老百姓,送走黑暗,迎来朝曦。再苦难的人生,再无望的夜晚,再不见光亮的昨天,只要还能安然地坐下吃上一个驴肉火烧,享受到唇齿间流连的浓厚醇香,一切就总能过去,总会过去。

只要努力,蛤蟆都能吃蜜,还有什么不能实现的!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美女福利社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