蛤蟆吞蜜——糖馃子卷切糕

我写了一篇“蛤蟆吞蜜——驴肉火烧”居然有很多人抗议,在老沧州看来,蛤蟆吞蜜是一道儿时最甜蜜的记忆,糖馃子裹切糕。以豪爽著称的沧州人,粗糙到他们想为生活中添加点甜蜜的滋味,居然就是这么大大咧咧的吃法。

蛤蟆吞蜜——糖馃子卷切糕

因为地域的不同,所以北方和南方人无论是性格还是饮食习惯,都有着天南海北的不同。然而,有一点,却是广阔的地域也无法打破,也无法改变的,那就是对甜食的追求。不同的是,南方人的甜点,都是一幅精致的仕女图,色香味俱全,魂色授意,让人看到就忍不住被吸引,被勾引的神魂颠倒,不忍破坏了唯美的画面。

到了北方,这一切就彻底颠覆了。北方人原本就性子粗疏,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事一般只能在北方出现。更何况,沧州作为苦寒之地, 来到这里的汉子,都是豪爽有余,细腻不足。

这个时候,一道最朴素也最实在的糖馃子卷切糕就应运而生了。油炸的馃子本来就又香又甜,再卷上糯糯的切糕,沧州的金丝小枣是出了名的甜,手掌大的切糕,细细密密的小枣排列整齐的露出金色切口,看一眼都能嗅到空气中的甜蜜味道。当香甜遇到蜜甜,很难说谁更胜一筹。外形也许不够优美,名字也不够美好,蛤蟆吞蜜,多粗俗啊。可是,咬一口,刚出油锅的火热和喧软,还有油炸的焦香与切糕的软糯同时在唇齿间滑动,那一刻,带给人的满足和甜蜜是难以言喻的。

蛤蟆吞蜜——糖馃子卷切糕

我记忆中幼时的点心不多,当然,也和当时的家境有关。朋友说他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各种零食从未吃过,也不馋,因为在他印象中,这些东西和他没有关系。其实,我也是差不多,能吃饱已经算是条件好的,再想吃点心啥的,真的是奢望了。可是,不管大人孩子,对于甜食的追求,似乎是印到骨子里的。生活越苦,就越想吃点甜。似乎入口的那一丝丝甜,能够抵消一下生活中无边的苦涩。

前几天看到一个小时候经常渴望一道甜点,忘记叫什么名字,油炸成中空的长条状点心,裹了厚厚一层糖霜,手指一碰,簌簌的白糖就往下掉。兴高采烈地买了两块,回家只吃了一口就吃不下去,又甜又腻,嗓子眼似乎都是厚重的甜味,甜的都有点苦。就连最喜欢吃甜食的父亲,尝了一块都吃不下去了。

可是,我小时候最渴望的也不过就是这样的点心,还有江米条,也是油炸酥脆的长条,手指粗细,上面裹着厚厚的白糖。咬一口,嘎嘣脆甜。还有绿豆糕,灰绿色的糕点平平整整的一大块,切成四四方方的小块,手指点着,想要几块就点几下。现在想起来,槽子糕其实做得很粗糙,粉不够细腻,又有点干,吃到嘴里,稀里哗啦的掉沫沫。哪怕是同一时期的产物,估计都无法与南方精美的点心相提并论。

然而,吃到嘴里时的快乐是一样的。我们没有因为吃的点心过于粗糙,过于简陋而不满,相反,在那个物质匮乏的时代,我们对于食物的渴望是实实在在的,哪怕有一丝的甜,都满足的不得了。宝宝心里苦,所以要用甜到发腻的点心滋润苦涩的舌尖。当生活越来越好时,各式各样的甜点扑面而来,已经过惯了好日子的人们,反倒对于甜的渴望变淡了。

人生漫漫,我们不知道要吃多少苦,跌多少跤,不管怎么说,只要还有糖馃子卷切糕在手,再多的苦涩也抵不住那一刻的甜蜜。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美女福利社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