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洛阳之外 拥有海陆中外贸易的唐代扬州

日前在江苏扬州举行的“一带一路创新合作与技术转移对接交流会",共有来自俄罗斯、乌克兰等15个国家机构代表参加,一同探讨科技创新与国际合作。近年,因为扬州致力于发展汽车、微电子、生物医药等先进产业,吸引不少国际企业至扬州投资。为何“一带一路"的活动会选择在扬州举行呢?这要从唐代的扬州说起。

长安洛阳之外 拥有海陆中外贸易的唐代扬州

唐代的扬州,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这座城市正好处于南北大运河与长江的交接处,更与大海相通,乃水陆交通的总枢纽。加上隋代以来累积的经济基础,让扬州在唐代时发展为大型的城镇,商业贸易特别发达。扬州除了拥有唐代国内贸易的地利之便外,同时也是国际贸易的重要港口。

遣唐使团到长安前的落脚城市

不仅有邻近的日本、新罗等地的海外商船,从中东远道而来的胡商也多会至扬州贸易。可说除了长安城之外,扬州也是个异国商人云集的地方。唐代时,与日本、朝鲜的交通路线有三条:第一条是北线陆路,沿着朝鲜半岛西侧近海航行至山东半岛登陆,再由济水(流经山东省济南市、济宁市、济阳区与河南省济源市,唐末已断流)入淮河,再沿着淮南运河抵达扬州。第二条是至江苏北部的楚州(今江苏省淮安市楚州区)附近海岸登陆,再转运河抵达扬州。第三条是直接从日本九州岛南部的萨摩半岛一带登船渡海,直航至长江驶抵扬州。基本上日本遣唐使团在第七次来华后,均走第三条航线,抵达扬州后再转运河北上到长安、洛阳。

除了日本外,新罗、高丽与扬州之间的交通也十分频繁,曾来过中国的日本僧人圆仁(794-864年),在他所著的《入唐求法巡礼记》内容有多处提到在扬州的新罗人:“僧等本是新罗人,先住楚州,为往密州(今山东省诸城市)……第二舶新罗译语朴正长书送金正南房……留学僧暂住扬府,请教僧不待敕符,且令向台州(今浙江省台州市)"。这么多的新罗人与新罗译官在扬州,可以看出扬州与新罗的交通相当密切。

渡海来唐的胡商也多选择在此经商

除了离中国较近的日本、朝鲜外,波斯人与阿拉伯人在唐代中叶以前,就开始由波斯湾沿海、经马六甲、北部湾,在广州、福建沿海登陆,再经过梅岭(今大庾岭)、赣水(今称赣江),一路到扬州。这条路线,可见扬州在唐代的南北水陆交通上的重要性,更是岭南地区(唐代的岭南道包含福建省、广东省、海南省、广西壮族自治区及云南省东南部)的粮食、茶、盐等货物的重要集散地,同时也有着海上与陆上丝路连接点身分。

这些来到扬州的胡商多从事珠宝与贵重药品的买卖,从收录不少唐代志怪灵异故事的《太平广记》里,就能看到许多胡商的描写,如《太平广记.韦弇》,讲述一位想在开元年间(713-741年)想考取进士的年轻人韦弇,在蜀地游玩时遇到仙女赠予他三个宝物-碧瑶杯、红蕤枕与紫玉函。之后韦弇至广陵(扬州)时,有位胡商看到韦弇拥有的三宝,见而拜曰:“此天下之奇宝也。虽千万年,人无得者。君何得而有?"韦弇如实告之后,胡商便用数千万买下三宝,韦弇因此大富,到老也没有做过官。

扬州的繁荣与国际化,在《全唐文.大和八年疾愈德音》也有提到:“岭南、福建及扬州蕃客,宜委节度观察使常加存问,除舶脚、收市、进奉外,任其来往通流,自为交易,不得重加率税"。显示唐代时的扬州与广州、泉州、长安一样,皆为胡商的聚集地,更是唐代最大的三个国际港口之一。在扬州的考古发掘中,也挖出数以百计的绿釉波斯陶器,可说是最强而有力的证明。

可惜由于唐末战乱的破坏,以及海岸线东移与江水南移等自然因素,扬州不再拥有绝佳的地理环境优势。因为对外交通不再如过去便利,在北宋时扬州最后被具有更良好海岸条件的华亭县(今上海市松江区)所取代,只好淡出国际贸易的历史舞台。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美女福利社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