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霖之死 北洋军阀最后的挽歌

1927初夏,奉军在前线连吃败仗,军阀上层出现意见分歧。张学良等提出南北议和,划区而治。奉系元老张作相等主张退守东北老家,保存实力,反对与南方谈判。在前线损兵折将的张宗昌、孙传芳等人担心被奉系作为谈判的筹码,一再表示要以奉系为主力,与国民革命军决一死战。

张作霖

南方革命阵营中,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内部不同势力和派别发生激烈斗争,给奉系军阀制造了喘息的机会。1927年6月18日,张作霖颁布《中华民国军政府组织令》,加封自己为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力图维持北洋军阀的最后统治。

建立安国军政府,并不能挽救北洋军阀的命运。北伐的国民革命军节节胜利,北洋军阀已日暮途穷,仍作最后的顽抗。

1927年12月,蒋介石联合国民党各派军政力量,再次出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与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结成军事联盟,准备向盘踞北方的奉系及残余北洋军阀开战。

1928年2月2日至7日,国民党召开二届四中全会,蒋介石得以集党、军大权于一身。会议通过《集中革命势力限期完成北伐案》,要求国民革命军"限期两个月内会师北京,完成统一,肃清残余军阀,布告人民息兵"。2月9日,蒋介石赶往徐州,举行二次北伐誓师大会,提出了"打倒张作霖,统一全中国"的口号。蒋介石将国民革命军第1路军编为第1集团军;将冯玉祥的国民联军改组为第2集团军;将阎锡山的北方革命军改组为第3集团军。至3月中旬,二次北伐的准备工作已大体完成。

在南京国民政府积极准备北伐的同时,奉系军阀张作霖,也于1928年2月间,在北京接连召开军事会议,筹商对策,并制定了如下作战方案:在津浦线方面采取守势,命孙传芳第一方面军团防守济宁一带,张宗昌第二方面军团防守鲁南,褚玉璞第七方面军团防守大名、鲁西一带,以遏止蒋介石第一集团军的北进,并相机进攻冯玉祥的第二集团军、阎锡山第三集团军;命令张学良、杨宇霆第三、四方面军联合军团,大部开赴邯郸以南,攻击沿京汉线北上的冯玉祥军,以一部攻击娘子关、五台山方面的阎军。张作相第五方面军团配合第三、四方面军团的作战,向平型关、大同进攻。其总体意图为先集中奉军精锐解决实力相对较弱的冯、阎两军,然后再与蒋军展开决战。

1928年4月7日,蒋介石以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名义下达总攻击令。第一集团军各部随即沿津浦钱北上,以20万之众,在空军掩护下,向张宗昌、孙传芳军发起猛烈攻击。战争打响后几乎所向披靡。10日顾祝同军便攻占了台儿庄,14日占领临城,18日占领界河。孙传芳部由济宁出动,向苏鲁边界一带发起进攻。第一集团军方振武、第二集团军孙良诚两军乘虚袭占济宁。孙传芳急忙回师反攻,虽拼命夺回了济宁,但因张宗昌所部与北伐军一接战即全线溃退,孙传芳亦无心恋战,率部向泰安、济南方面撤退。第一集团军乘胜追击,5月1日一举攻占济南,孙传芳、张宗昌两军被迫撤至黄河以北。

日本此时直接插手中国内政,在1928年5月3日制造"济南惨案",向南京政府炫耀武力。"济南惨案"之后,南京政府与国民革命军采取了谨慎的外交政策,蒋介石为顺利实现北伐目标,置国耻民愤于不顾,命中国军队大部退出济南,分5路渡过黄河,绕道继续北上。

4月初,奉军分两路向阎锡山军发起攻击,很快攻占井陉、大同等重镇,将阎军逼回山西境内。紧接着,奉军于4月5日向冯玉祥军安阳、彰德一线阵地发起猛攻。驻大名的直鲁联军也向冯玉祥军发起攻击。双方激战20余日,冯玉祥军败退。为了策应冯军,蒋介石急令阎锡山所部第三集团军改变原定作战计划,集结兵力,向正太路方面出击。正在全力进攻冯玉祥军的奉军担心后路被断,仓皇由彰德撤围北退。冯军乘机反攻,攻占顺德、大名。阎锡山军也于5月8日攻克平山,次日一举占领石家庄。

张作霖面对津浦、京汉两方面战事均告失败的不利形势,不得不收缩防线,于5月9日电令北洋军全线退却,撤至保定、沧州一线。

济南惨案的消息传来后,安国军内部也开始发出"息争御侮"的呼声。损兵失地的孙传芳,也愤然致电国务总理称:"现在济南事变,日人侮我太甚,本人受良心之督责,不愿再事内争"。 看到这一形势,张作霖马上接过和平的旗帜。5月9日,张作霖与张学良、杨宇霆联名发出通电,呼吁"停战息争"。 蒋介石于5月12日密电国民政府谭延闿,主张北方如确实停战,应允其全部集结关外,以固东北国防。同时,蒋介石命令各部努力前进,速占北京。并拟定了《奉军退出关外,京津由晋和平接收方案》,计划以阎锡山部兵不血刃地实现北伐的最后胜利。在蒋介石的游说下,这一方案得到北伐军各路将领的赞同。

北伐军于5月12日绕道渡过黄河后,一路势如破竹,至17日一举攻占德州。当时,北洋军已奉张作霖命令撤至沧州、河间、保定一线,并构筑工事,"希图孤注一掷,作困兽斗。" 

5月19日,蒋介石调整部署,以第一、二集团军担任津浦线,第三集团军担任京绥线、第四集团军担任京汉线,兵分三路,进逼京津。5月28日,各路北伐军奉命发起总攻。至6月1日,北伐军先后占领了保定、高阳、易县、张家口等地。张作霖的安国军被迫退至琉璃河、固安一带。北京、天津已陷入三面包围之中。

北伐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压向北京、天津。5月30日,张作霖在怀仁堂召集张作相、孙传芳、杨宇霆、张学良、潘复等军政要人,召开最高紧急会议,分析当前形势,认为大势已去,无可挽回,最终决定以大元帅名义向前线下总退却令。6月2日,张作霖发表"出关通电",声称因不忍穷兵黩武,"爰整饬所部退出京师,所有中央政府,暂交国务院摄理,军事归各军团长负责,此后政治问题,悉听国民裁决"。 次日凌晨,张作霖乘专车离京,前往沈阳,在沈阳皇姑屯被日本军方安置的炸弹炸成重伤,很快不治而亡。

张作霖被刺当天,京师临时治安维持会已宣告成立。得知皇姑屯事件后,张学良当即便装离开北京,同时下令奉军主力加紧退出北京。6月8日,阎锡山宣布就任京津卫戍司令。阎锡山属下前敌总指挥商震首先进城,和平接收城里的军事机关。之后,张宗昌、褚玉璞与第3集团军经过讨价还价,达成直鲁联军撤出天津的协议。12日,直鲁联军残部撤离天津,退往芦台、宁河。同日,傅作义宣布就任天津警备司令,布告安民。6月15日,南京国民政府发表"对外宣言",宣布"中国统一告成"。 

张学良清楚其父死于日本人之手,在国仇家恨下,他决定转而与南京国民政府携手合作。几经周折,12月29日,张学良终于通电全国,宣布东三省及热河"遵守三民主义,服从国民政府,改易旗帜" 。东北易帜的实现,宣告在中国近代历史舞台上活跃了32年之久的北洋军阀,终于彻底灭亡。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美女福利社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