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bra与荡妇羞辱 世间再无崔雪莉人间再无水蜜桃

人间再无水蜜桃之后,韩国或将引入“雪莉法”。

崔雪莉

“人间水蜜桃”,是雪莉迷对雪莉的爱称。她生前因直言不讳的言行赢得粉丝赞赏,但同时也引来严酷的网络霸凌。雪莉曾通过媒体表示,因为网络恶意言论而受到了心理压力与创伤。前几日,她在公寓自杀身亡的消息见诸网络媒体。

事实上,在韩国演艺界,年轻艺人自杀案例近些年频发,雪莉并不是孤例。但她的死,或成为韩国推动立法的最直接诱因:韩国国内大量民众已经向政府请愿,要求推行网络实名化。雪莉死后,9名韩国议员联合表示,应该引入“雪莉法”,其核心诉求就是,网民在网上发表恶意评论或留言,将会被采取强制措施,这项提案受到不少韩国民众的支持。

雪莉的死,除了将韩国网络实名制提上议程,关于她生前一些引发争议行为的讨论,或将成为她死后的一项遗产。我们希望能够借此引发对女性权益的进一步关注,破除被社会污名化的恶疾。

群体的狂欢 逐渐酝酿的悲剧

时间回到今年的6月份。

崔雪莉在6月播出的JTBC2《恶评之夜》节目中表示:“对我来说胸衣不过是首饰,合适的话就穿,不合适的话就不穿,我认为穿不穿内衣是个人的自由。”No bra时尚话题与崔雪莉由此再进入舆论的漩涡。

谩骂有之,赞同有之。

谩骂者表示,这样难登大雅之堂的行为,实在轻浮;赞同者则直言“这不是正规的节目,而是个人的SNS,是否穿内衣是本人的自由”,“穿不穿内衣是本人的自由”。

崔雪莉本人则在随后参加的新综艺《恶评之夜》中对此事说出自己的看法(《恶评之夜》是一档关于“明星们谈论自己所遭受的恶评,并思考正确的评论礼仪及文化”的节目)。在节目里,雪莉表示,“我觉得穿内衣有害健康,内衣里有钢圈,穿戴不好会引起身体消化不良;我觉得有些衣服必须得穿,有些衣服不用穿也行,就像搭配衣服的饰品一样,可戴可不戴;最开始在网上发照片的时候就听到了很多谴责声,遇到这种事,很多人会选择逃避;希望大家能够放宽心态,不要再对这件事有任何偏见,很想打破对这件事的固有思维,也想跟别人说这根本没什么”。

她关于自己想法的阐释,并没有消解网民与观众的指责与谩骂;甚至激化了对她这一行为的指责,谩骂里面包含着观众对传统思维的服从与对雪莉反叛的桀骜的羞辱,认同为这是荡妇行为之一,她不为自身的行为感到羞耻,则进一步触犯了一部分观众的“道德底线”,如此,雪莉,理应被羞辱。

而No bra客观而言并不等同于荡妇羞辱,关于它的讨论甚至可以单独成为探讨女性身体与社会思想进步之间关系的优秀议题,它关涉到社会对女性的包容度,但在广泛的网络语境之下,受浅薄认知的驱使,它却直接与荡妇羞辱产生了某种核心意义上的关联:它直指女性身体的尊严与道德耻感。

或许,我们应该先详细了解一下主流社会语境中对荡妇羞辱这概念是如何进行定义的。通常,它用来描述使一个人,尤其是女性,为自己的某种性行为或性欲感到羞耻或低人一等的行为。这种性行为或性欲被认为是背离了传统的性别期望,或者被认为是不自然、违反教规、不道德的。女性遭到“荡妇羞耻”情形的例子一般有:衣着性感从而违反了公认的着装守则、要求避孕、婚前性行为、随意性行为、从事性工作、被强奸或性骚扰。

广义来看,关于no bra时尚之所以引发争议恰恰是因为公众认为这样一种着装方式违反了公认的着装守则,当事人理应因此受到指责,并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而公众人物更应该在这方面无限度地接受观众的检验。如果观众认为no bra低人一等,崔雪莉在舆论的口诛笔伐面前亦应照单全收。这是身为公众人物必须付出的代价,甚至是高昂的。

身为公众人物,这也是她需要正视的自身的“原罪”。正视,在这里甚至成为一个极为暧昧的词汇。因为,它背后实质上承受着整个社会的认知,对于女性种种行为的道德判断。

集体无意识下的持续霸凌

公众以及他们的言论,通过在雪莉等韩国艺人的死亡中所起的作用来看,可以被视为是羞辱事件的行为主体,他们言论的效用甚至可与战争时期的强暴相提并论。心理学家Robert Jay Lifton,也是《纳粹医生》的作者认为,强暴常常是战争中蓄意使用的工具,让痛苦和羞辱持续极端地影响受害者个人和她身边的每一个人。“女人是圣洁的象征,一个家庭以这个为中心打转,而这样突如其来的残酷攻击,羞辱了她们全部的人。所有意味着羞辱的氛围,在生存者和她的整个家庭中持续回荡着。这种方式下,强暴比死亡还可怕。”

根据以上描述,在互联网时代,强暴之于战争的意义,很诡异地转化为网络暴力之于公众人物的作用,或无限褒扬,或持续羞辱,持续羞辱的功效在网络的作用下更极端地影响着公众人物;从这个意义上讲,认为网络霸凌起到了战争中强暴的同等功效,并不为过。

这种网络语言的暴力,比死亡更可怕;直至将漩涡中的人物在现实生活中一步步推向死亡。

如果完全没有或只有一丝丝的迹象,显示外面庞大的世界中有人深深地关心着他们(该文中指雪莉这样的公众人物)的命运,也就是外在世界所能赐予的正向意义象征,如果连这个都消失殆尽了,他们会开始觉得被世界遗弃,并且通常伴随着他们的将会是意志和生存能力消失殆尽导致的悲惨结果。希望同时由此破灭,随即出现的是濒临绝望和崩溃瓦解的极限状态,这种状态一旦出现,业已存在的生命动能也无力回天。

事态不断滑向悲剧的深渊,而网民依然沉浸在“游戏”的动态里,乃至于最后触碰到人性的核心,尚不自知。

触碰人性核心欢迎来到现实世界

在所有这些网络暴力事件中,网民普遍缺乏一种共同的自我审视,这也就意味着参与网络暴力的每一个人,都只是在尽情释放自己的情绪,而缺乏对事件来龙去脉或者背后社会问题的智性思考。

网民无限放大公众人物的生活日常并以圣人的严苛标准来定义或描绘公众人物在自己心中的完美形象,又或者根据网络上的道听途说,来给公众人物贴上被唾骂的标签。从这一角度来看,公众人物只是网民对待世界的一个标靶,他们借由这一标靶发泄对现实世界的不满继而进行语言上的攻击,人性中恶的因子因为网络匿名的“优势”也跟着逃出潘多拉魔盒。

“雪莉法”未来的诞生,也就是网络实名制,从行为主体的心理机制看将有助于网络暴力的弱化或者减少,但究竟能否从根源杜绝,并不容乐观。因为社会情境网络情境的力量,总在或深或浅地发生着作用。

我们身在人性的这艘船上,对情境的“魔力”有更直接的感受也逐渐有更深层的探究。或许这艘船上仅有几个人能够抵抗情境或者内心中“恶魔”的诱惑,遵循内心对善的规约,并由此维持住道德、宽容与美的样貌。即便如此,我们仍须尽力克服,人的天性不应成为无尽释放“自由”的理由。

雪莉之死,人间再无水蜜桃的感叹昭示着背后的惋惜。然而,只觉得“再无水蜜桃”的惋惜,依然充满着女性被赏玩被物化的悲哀。那么,受这种普遍思维的驱使,短时间内,此种悲剧或仍将无可避免地发生。

但,依然要呼唤人性的“复归”,缩短我们与恶的距离。这就是现实世界的苍凉与希望。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美女福利社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