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里头遗址发现60周年 证明夏王朝真实存在

1984年于二里头遗址出土的镶嵌绿松石兽面铜牌饰,可看到当时高超的工艺技术,也是目前发现最早的镶嵌铜饰。

在华人共同的历史记忆中,“大禹治水"、“禹划九州"等耳熟能详的故事,究竟只是古老的传说还是真有其事?长期以来夏王朝是否存在始终缺乏足够的考古证据,不过河南二里头遗址的发现,成为中国考古学界找出夏朝的一把重要钥匙。日前中国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在河南省洛阳市偃师市开幕,并展出2,000余件距今3,800年至3,500年前的青铜器、陶器、玉器、绿松石器等藏品。恰逢今(2019)年二里头遗址发现60周年,博物馆的成立使这个纪念更格外具有意义。

二里头遗址发现60周年

河南二里头遗址在中国考古史上极为耀眼,60年来考古学家在此已经发现一个又一个的“中国之最":中国最早的“紫禁城”、中国最早的城市主干道网、中国最早的青铜铸作坊、中华龙图腾的根源等,可以看到中华文明之渊远流长。已故考古学家徐旭生(1888-1976年)于1959年率工作团队,运用《左传》、《汉书.地理志》等文献,以及与禹、鲧相关历史材料为依据,前往河南、山西一带寻找夏文化的遗迹,终于在偃师市翟镇镇二里头村发现遗址,而这也是中国首次明确以夏文化为目标的田野考古。

二里头遗址从发现到展开挖掘迄今60年,由于遗址现存面积超过3,000万平方米(超过4,000个足球场大小),虽然已发掘出二里头一期、二期与三期遗存,还有宫城、墓葬、作坊与各式文物出土,但目前的发掘成果竟连遗址总面积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显示二里头文化还有待深入探索,考古工作依然是未来研究的重点。

夏是否存在?二里头遗址真的是夏都吗?

尽管有超过半世纪的发掘研究,但至今学界仍存疑,夏朝是否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王朝?二里头遗址与夏的关系依然众说纷纭。欧美学者多以其没有自证文字,而主张夏王朝不存在,也不认为二里头遗址与夏有关连。但中国多数考古学家认为,二里头遗址的位置与规模,完全与史书上夏王朝都城记载相符,可说是只差一点点就能证明两者的关系。因此中国大陆主流认知仍坚信夏王朝的存在,且认为二里头遗址即是夏的都城。中国大陆新版高中历史教材《中外历史纲要》也采此观点,如标题从“夏商周的兴亡",改为“早期国家的产生和发展";扩充二里头遗址描述内容,更直指二里头就是夏王朝都城遗址。这样的描写与定论,无形中展露了中国近年上升的民族自信。

即使目前学界呈现上述两大论点并立的局面,并无一致的共识,不过近年有不少新的看法。如日本学者近年开始有不同的观点,甚至转而认可夏王朝的存在。日本京都大学中国考古学教授冈村秀典认为,目前考古尚无法判定夏王朝的上限,但他对于二里头遗址与偃师商城遗址之间关系的判断,则认为应当是夏商分界的考古学证据,意谓着找到了夏王朝的下限,因而确认二里头为夏王朝的遗存,成为提出“夏王朝存在论"的日本学者。

不过近年中国考古学家在二里头遗址发现少数陶文,认为应是有文字存在,只是碍于自然腐朽因素使其文字稀少。学者推测,或许与时人不习惯在陶器或青铜器上刻字有关,也可能是当时的文字载体是不易保存的木头等材质,因腐烂而无法被现代人辨别。这样的习惯可参考殷商,虽有成熟的文字系统,却不会在容易保存的青铜器上刻下记载对重要事件占卜的文字,而是选择在龟腹甲上记录,青铜器上仅留族徽、族名而已。由此可见,发现承载二里头文字载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河南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的成立,并不代表考古研究暂告一段落。二里头为夏王朝都城,已是目前多数中国学者的共识。但其重要性不仅于此,更代表着中国于上古时期从“满天星斗"般分散于各地的部族社会,转为“月明星稀"的单一王朝,在在显示二里头位处于中国历史上重要的转折点,亦是了解中国上古时期如何建构其国家成形发展的重要关键。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美女福利社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