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不辍的“种好中国粮食” 破除“饥饿大国”疑惧

千年不辍的“种好中国粮食” 破除“饥饿大国”疑惧

自2019年11月18日起至19日,由中国农业农村部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制作的四集纪录片《中国粮的奇迹》开始在央视综合频道播映。纪录片讲述1949年后中国如何投入开发东北“北大荒”、改造盐碱地、借助科技提高农产粮、实施联产承包的艰难历程。而自从10月14日中国国务院发布《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又于11月7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指示“以提升粮食生产能力为目标推进高标准农田建设”,显见中国对粮食生产的重视,一天也没轻忽过。

其实中国人民努力引入与改良农作物的岁月,已有数千年之久,毕竟这是在土地改革平均地权之前,最普遍又最显著的提高生产力手段,当今中国的许多主副食品,几乎都经历过这一刺激才成为餐桌上的要角。例如小麦,根据考古研究,其早在商朝就已传播到中原地区栽种,尽管当时还未取代粟菽成为主食,但由于小麦的抗寒能力佳、单位产量高,加上秋冬播种、春夏收成的冬小麦出现后,刚好可以填补青黄不接的困境。

如《礼记‧月令》有云“乃劝种麦,毋或失时”,东汉经学家郑玄(公元127─200年)作注称“麦者,接绝续乏之谷,尤宜重之”,便指出这项特点,因此使得小麦日愈受到中国古人重视。到了汉代,小麦首度大规模受官方推广种植。董仲舒(公元前179─前104年)向汉武帝(公元前156─前87年)上书,劝谏向关中(约陕西省渭河流域)百姓鼓励种小麦:“今关中俗不好种麦,是岁失春秋之所重,而损生民之具也。愿陛下幸诏大司农,使关中民益种宿麦,令毋后时”,而“宿麦”指的便是冬小麦。

此后,汉朝诸帝的劝农诏书里屡提及小麦。到了东晋时,晋元帝(公元276─322年)下诏在江南栽种冬小麦,并援引汉朝大臣氾胜之的例子:“徐、扬二州土宜三麦,可督令熯地,投秋下种,至夏而熟,继新故之交,于以周济,所益甚大。昔汉遣轻车使者氾胜之督三辅(关中三辅,指京兆、左冯翊、右扶风,今陕西省中部)种麦,而关中遂穰。勿令后晚”,可见冬小麦解决存粮不济的实效始终受到统治者关注。最后随着水利技术的改进、石磨的流布、自魏晋以迄南宋的几度大规模人口南移,让小麦慢慢成为主食之一,且从“粒食”的麦饭转变为“粉食”的面食,优化中国人民的饮食结构和口味。

至于另一大主食─稻米,自然也经历过一番改良。作为稻米的起源国,中国早在新石器时代便开始种稻,到了宋代由于开发圩田和梯田的技术进步、以及引入耐旱快熟的占城稻(占城,位于今越南中部的古国),令稻米产量又提升数倍,养活更多人口。《宋史》记载宋真宗(997─1022年在位)出于江淮地带水田易遭旱灾的苦处,下诏遣使至福建“取占城稻三万斛,分给三路为种,择民田高仰者莳之,盖旱稻也。内出种法,命转运使揭榜示民”,教导百姓种植方法,甚至在宫廷里也栽下占城稻,并在收割后出示给百官,这对占城稻的传播无疑有很大帮助。

稻麦种植面积的扩大以及稻麦复种技艺的改进,彻底改变了中国古人的饮食风貌,早先的菽、粟、稷、麻等作物的营养性和饱足感几乎都遭取代。而待明清时期,正值西方“地理大发现”之际,大量美洲作物传入中国,使中国饮食又再度迎来天翻地覆的大变化,玉米、甘薯、马铃薯、落花生、辣椒等都增添新风味与给养更多人口,历史学者何炳棣(1917─2012年)的《美洲作物的引进、传播及其对中国粮食生产的影响》对此便有细致的考证。

比方玉米,在明代李时珍(1518─1593年)撰写的《本草纲目》里称其“种者亦罕”,但到了清代已因耐旱宜山的特性而广为种植,方志《辰州府志》(辰州府位处今湖南省西部)便描述百姓“相率垦荒为陇,争种之,以代米。七八月收其实,舂簸以炊,以供半年之粮,为利甚普,种之者日益多”。甘薯的话,更是得到官方大力的推广,从皇帝到地方官吏,大都有鼓励栽种的命令或尝试。例如明末徐光启(1562─1633年)在著作《农政全书》里收录的《甘藷疏》,就记录甘藷的栽培法与效用。而清乾隆年间的陕西巡抚陈宏谋(1696─1771年),也曾下令“正杂各官,有闽、广、江、浙、蜀、豫之人,正可从家乡觅带薯种,在城身先试种。如署中有能知种法者,竟可散之民间,教人种植,费力无多”,令甘藷的种植区域大大扩张。

无论在什么时代,引进与改良农作物向来是世界人民的奋斗目标,毕竟民以食为天,满足温饱是求生本能和维持文明的基本要素,而这点尤其在中国最为突出,《诗经》注疏里说道“万民之业,以农为本”,便简短又深刻地传达重农思想。连身为蒙古族的元世祖忽必烈(1215─1294年)也受此思想影响,在即位后颁布诏书称“国以民本,民以食为本,衣食以农桑为本”。因此,如何提高粮食产量与保护农民,始终是中国的亘古使命,绝非到了工业革命以后受到欧美科学的刺激才迈开步伐。虽然历代君王劝农也有榨取劳动成果的涵义,但仍不能回避在这其中有怜悯百姓的成分,人民自身也有改进粮种以求生存的积极性和主观能动性,绝非完全受上层主导或制约。

基于生产资料公有化的指导思想,改变生产关系后解放了生产力,使土地改革取得前所未有的成果,故拥有比历朝历代更好的内外在形势;加上透过农业机械化、育种改良等方式大幅提高生产量,又相继推动三次“全国农作物种质资源普查与收集行动实施方案”,借以保留优良作物品种,至今犹在研究如何改良“杂交水稻”与培育新种,所以不停地技术与制度层面上刺激粮产、保护农业,不只是延续中国历史的恤民传统,亦是中共推进治理体系与能力现代化的另一种表现。最重要的是,扣除因外力入侵导致兵荒马乱的近代,中国历代几乎都靠自家粮产与土地供养庞大人口,实现自给自足,而非依赖进口贸易,这对世界来说具有相当非凡的意义和示范作用,也破除欧美曾渲染的“饥饿之国崛起”顾虑。而这一切,自然得归功于古今中国人民在农业生产上孜孜不矻的奋斗。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美女福利社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最后编辑于:2019/11/21作者:美女福利社

美女福利社

我没法像个农民那样善良,只是麦子还在对着太阳野蛮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