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封闭到开放 回首金马奖的入围限制

台湾“金马奖”自1962年官方举办第一届以来(1957年曾由民间举办同名奖项)已经过了57个年头。在诞生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由于世界上缺乏给予华人电影的同类型奖项(金鸡奖金像奖均起自1981年),一直以来也受到全球华人电影界的重视。

金马奖

“金马”顾名思义,是由台湾最靠近两座岛屿金门、马祖各取一字而成,是在两岸尚处于军事敌对状态时的发明,“鼓励”电影界人士效法前线将士的精神云云。考量到当初两岸隔离的事实,当时的金马奖不可能开放大陆影片参赛,实属当然。

然而,香港当时本已有成熟的电影工业,且仍处于英国殖民统治下,与大陆分治。台湾政府为宣扬自身乃是代表全球华人文化,故金马奖自始即开放香港电影,如香港邵氏公司的《杨贵妃》即获得首届金马奖“优等剧情片”奖项。

很长一段时间内,香港电影是全球认识华人的重要途径--如果不是唯一途径的话。而香港电影界对金马奖这一首个华人电影大型奖项的重视,也抬高了金马奖的地位。金马奖的历史地位,香港电影的参与占有重大因素。

仅由港、台电影与影艺人士参与的金马奖至此运作了数十年,未有重大变化。

1989年的一部香港电影引起了争议:《三个女人的故事》被指拥有大陆资金问题,最终查无实据而保留入围资格并获取包括最佳剧情片在内的8个奖项;但是女主角之一斯琴高娃因为是瑞士籍,虽是华人(父汉族、广东出生)却被剥夺最佳女主角的报名资格。金马奖的这一做法引发奖项定位争议:若说奖项以地主台湾籍为报名资格,金马奖明明就有大批香港演员报名;若说奖项因为政治因素不能颁给大陆籍人士,可斯琴高娃明明是瑞士籍。

1991年起,金马奖采取了折衷做法:只要是华裔人士,并且在港、台的电影团体中列名,就可以报名金马奖。如此既能宣扬金马奖所谓“多元开放”的文化名声,又照顾了“港台优先”的政治需求。

但大陆电影也正在此时急起直追,特别是张艺谋在1991年的《大红燈龙高高挂》横空出世后,连获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银狮奖、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外语片等十数个国际影坛大奖,以及提名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等,却无缘报名金马奖,令电影界无数有识之士扼腕。

此后数年历经多次不痛不痒的“改革”,如开放大陆编导演比例不超过半数的电影报名等,终于还是在1996年向大环境的变迁妥协:由于一年后香港即将回归大陆,届时香港电影是否算作大陆电影?实在殊为棘手。故此,金马奖干脆在这一年开放了所有以华语做主要语言的电影参赛,不再限制出品国、地区、工作人员国籍。

过往金马奖的官方定位是“推广国语(普通话)电影”,故此即使是香港电影,也需另行配音为国语发音。但在1996年将这一行之有年的规定废除,任何使用普通话或是其他方言(粤语、闽语等)的电影都可直接参赛。

甚至2003年起,连“主要语言是华语”都不再需要,极端来说,只要剧情涉及华语、或是使用华语的地区,就能参赛。 自1997年起,金马奖就自我定位为“全球华语电影奖项”,在1999年又进一步废除了报名电影需取得准演执照、大陆影片另需取得大陆有关单位的许可等规定,展现了“你报名我就收”的开放态度,与面向大陆本地的金鸡奖、面向香港本地的金像奖等奖项做出了根本性的区隔。

2019年官方限制大陆影片参加金马奖,连香港影片也受其影响,纷纷退赛,金马奖面临自1996年以来最大的危机。但是正于当此时刻,金马奖更应该坚定“自由、多元、开放”的路线,专注于维持自身奖项与活动的品质,如此方能在面对外界的抵制、罢赛时,坚定地回答“华语电影需要金马奖”。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美女福利社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