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风败俗之外 中国古人如何谈论性教育(上)

中国古人如何谈论性教育

《易经》:阴阳交泰

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当时处于诸子百家争鸣的时代,有人取《易经》的阴爻、阳爻等阴阳观念,以其中的《咸卦》:“天地感而万物化生”、《否卦》“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也”,加上将《系辞》:“天地絪缦,万物化醇;男女构精,万物化生”等天(阳)地(阴)之气的交感,衍伸至男女的性交上,并出现专门研究两性阴阳炼气与房中术的“房术家”,涉及性卫生和相应的养生学与优生观念。阴阳、乾坤交泰的概念,也被后来的王朝所沿用。例如明代修建皇帝、皇后的寝宫时,取自《道德经》:“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是谓“乾清”、“坤宁”。而在象征帝、后的乾清宫、坤宁宫之间,就有“交泰殿”。由于天、地,乾、坤,阴、阳等属于两两相对的性质,为达到平衡、避免极端,两者必须要相交,且相交之后能够安泰,故名交泰殿。

中国最早性教育記载:东汉《白虎通义》

西汉末年天下大乱,东汉王朝重新统一中国,在汉章帝建初四年(79年),由朝廷召开了一次全国性的经学讨论会─白虎观会议,汉章帝亲自主持,邀集太常、将、大夫、博士、议郎、郎官及诸生、诸儒在白虎观陈述见解,以弥合今、古文经学之争。会后整理的会议记录由班固(公元32─92年)编辑成为《白虎通义》。特别的是,《白虎通义•辟雍》除了记载贵族子弟十五岁入太学学习经术,还要学习性知识:“父所以不自教子何?为渫渎(轻慢不严肃)也。又授之道当极说阴阳、夫妇变化之事,不可父子相教也”。所谓“阴阳、夫妇变化之事”,即现代所称的性知识,但为了维护父亲在儿子心中威严的形象,性教育不适合父传子,只能由官办学宫来教,这也是中国史上最早实施性教育的正式记录。然而,迄今仍无出土文献说明太学怎么教性教育,故不得而知。

唐代的“性开放”:唐太宗教导房中事

到了社会风气开放的唐代,时人并不那么忌讳谈性,有关房中术的《素女秘道经》、《素女方》、《彭祖养性》、《序房内秘》、《玉房秘诀》、《新撰玉房秘诀》、《房内秘诀》、《养生要集》、《洞玄子》都列入了正史《隋书》、《唐书》中,并论及阴阳天地之道及其对男女双方身体健康的重要性,性交技巧与姿势,女性孕期护理与优生学,还有各种滋阴补阳的药方与食膳。就连做为帝王的唐太宗(626─649年在位)都亲自为妹夫薛万彻(?─653年)讲解房中事。

《新唐书》有载:“丹阳公主,下嫁薛万彻。万彻蠢甚,公主羞,不与同席者数月。太宗闻,笑焉,为置酒,悉召它婿与万彻从容语,握槊赌所佩刀,佯不胜,遂解赐之。主喜,命同载以归”。由于驸马都督薛万彻缺乏性知识、在性经验上相当愚钝,引得丹阳公主十分不满,几个月不与薛共同生活。唐太宗听闻后特地为薛万彻置办酒席,并召集其他驸马一边喝酒、一边对薛进行“辅导”。待讲完之后,太宗为了鼓励薛,与他打赌后并故意输掉,解下配剑赐之。丹阳公主便兴高采烈地与薛万彻一同回家去了。由此可知,夫妇性生活不和谐,甚至还会惊动皇帝出面调停,以化解家庭不睦。

不过到了宋朝之后,程朱理学大兴,提倡“存天理、灭人欲”,再一次独尊儒术的结果,就是把与道教、阴阳术数的房中术视作伤风败俗、旁门左道,在社会上群起而攻之,除了导致性学研究渐趋泯灭的悲惨结果,性教育也随之遭到贬斥。加上此时帝王酖于女色,如元顺帝荒于声色,大臣竟相邀宠与效法,追求淫荡的房中术,明朝建立后,更将元亡的原因归咎于帝王纵情声色,从朝廷到士大夫都大肆宣扬去情欲、远声色、“三从四德”与“失节事大”等传统家父长制社会的糟粕,不仅箝制了性学研究的发展,更加深了人们对传统房中术的误解和歧视,其滥觞余毒迄今未绝。例如现代努力宏扬中华文化的“国学大师”南怀瑾(1918─2012年)部分追随、吹捧他的达官显贵并非真心想了解、学习中国传统文化,反而只想学所谓的“金枪不倒”以满足生理欲望,此种本末倒置的现象,应可从宋元以后房中术的发展看出端倪。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美女福利社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最后编辑于:2019/11/23作者:美女福利社

美女福利社

我没法像个农民那样善良,只是麦子还在对着太阳野蛮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