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25周年纪念演唱会》:众星云集的大型宣传片

2011年的《悲惨世界25周年纪念演唱会》是一场庆祝盛会,也是悲惨世界的一道里程碑,它标志了制作人对于整出戏的经营方针有了极大的改变,讲究演员实力的时代已成过去式,使用明星追求票房的时代来临。

悲惨世界25周年纪念演唱会

1985年十月首演的悲惨世界音乐剧英文版,于2011年欢庆25周年,成为迄今为止悲惨世界音乐剧的第二个官拍,笔者有幸,当天曾在伦敦的O2体育馆躬逢其盛,亲眼目睹这场齐集各领域明星的盛会。

熟悉悲惨世界的人应该知道,悲惨世界的上一个官拍是1995年的十周年纪念音乐会,当时号称梦幻卡司的选角是由制作人亲自选出在该角色上表现最好的演员,几十年来基本没人能有异议,然而同为纪念音乐会的25周年却采取了与十周年时完全不同的选角策略,邀集了各方明星参与演出,主演中不乏完全不曾演出悲惨世界,甚至不曾演出音乐剧的新手,以至于在25周年音乐会之前,制作人还必须特别安排他们去伦敦西区常规演出的剧场先实习几周做准备,这也让25周年从公布选角的那刻开始,剧迷就知道这场纪念音乐会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高品质的演出,更准确一点的说,这样的选角目标是为了取悦更多不同领域、不同世代的群众,向更多人推广这出戏。

音乐剧的演出本质,不同于歌剧,而更强调戏剧的表现;也不同于一般流行演唱,它要求歌唱与戏剧的完美结合,对于一场正式的演出是如此要求,对于一场只能以音乐会形式表现的演出就更需要这种技能。出演男主角尚万强的Alfie Boe是英国少数达到了一定成就的歌剧男高音,受古典声乐训练出身的Alfie在歌唱技巧上是无庸置疑的纯熟老练,这也是当初身为原班卡司的Michael Ball向制作人举荐他的原因之一,然而就戏剧性而言,Alfie Boe显然没有真正适应音乐剧的演出模式,他太过执着于音乐的完美,却无法将尚万强的挣扎、伤心、痛苦与重生充分融合在演唱之中,成为一个歌声满分但无法触及角色灵魂的尚万强。

事实上这也是整场25周年演出最大的一个问题:新手们对角色吃得不够深。与十周年时演员各个经验老到,甚至因着彼此的激荡而将自己的水准更往上提升一个层次的高手过招不同,25周年的尚万强与德纳第( Matt Lucas饰)都未能表现出角色的复杂多面向,贾维( Norm Lewis饰)、恩佐拉( Ramin Karimloo饰)、芳婷( Lea Salonga饰)的演员虽然都是剧场老手,歌声也都无可挑剔,但对角色捕捉的准确度却不足,贾维在〈Stars〉中应该有的冷静豪情被唱得过分滥情,在〈Javert's Suicide〉里则过分焦虑激动;恩佐拉的革命失之激情而少了领袖应该具备的从容冷静;芳婷的悲愤感过于强烈,如同她在十周年演爱波宁时一般咬牙切齿,反而少了让人同情怜惜的理由。至于全场最惨烈的马里欧( Nick Jonas饰)则更是一个显而易见的明星选角悲剧,虽然身为少女偶像的Nick Jonas毫无疑问地成功为悲惨世界带来了新一代的年轻观众,但他个人在这场演出里单单在「唱到准确的音准/音高」就挣扎得死去活来,我们也就不用浪费力气去讨论他的演技了。

悲惨世界25周年纪念演唱会

不过25周年纪念音乐会也不全然一无可取,几位主要女角的表现甚至可说是优于十周年,Samantha Barks成功塑造了爱波宁身为街头少女的强悍与单恋的痴心可怜,算是多年来少数能将爱波宁掌握得恰到好处的演员;Katie Hall拥有非常美丽清亮的高音,完美诠释了珂赛特的少女情怀与困惑,尤其在抱怨养父的隐瞒时,Katie Hall的分寸拿捏得宜,没有珂赛特常见的中二病,反而能让观众站在她的角度上予以同理。

在拍摄手法和舞台设计上,经过十五年的时间,25周年版当然比起十周年要华丽不少,演员们有真正意义上的进场退场,灯光和萤幕画面也更为震撼,另外在25周年有一个很感人的细节设计,就是当芳婷过世退场时,与正要出场的小珂赛特在通道口停下对视了三秒,从未同台过的母女在音乐会版终于有了交集,芳婷对女儿的爱与付出在这阴阳交会凝视的一刻更显动人。

此外,25周年的交响乐团表现也值得一提,与十周年由John Cameron主导的编曲有别,25周年由Stephen Brooker在配器运用与速度上进行了不少改动,同样都由西区第一把交椅的David Charles Abell指挥,与个别演员和合唱团的配合进退有据,既不过份抢镜,却又让乐团为整体演出达到最大的加分效果,建议大家可以在某些演员唱不到标准时转而专心欣赏背后乐团的表现,单听乐团也依然是一场了不起的盛宴。

安可曲应该是全场最让人感动的部分,原版尚万强Colm Wilkinson带领当时同时在伦敦演出的三个版本尚万强: 25周年巡回版(John Owen-Jones)、25周年音乐会版( Alfie Boe )与西区版(Simon Bowman)演唱〈Bring Him Home〉四重唱版,这首歌当年就是因着Colm Wilkinson惊人的音域而创作,Colm也素以结尾的超长高音为著名特色,因此本场演出最后三位尚万强都将最后一个音留给Colm表现;而由原班卡司领唱的〈One Day More〉则算是一扫当天众人对于音乐会卡司的怨气,隔天报纸评论出来无一例外必定提到Michael Ball (原版马里欧)在安可曲的表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Michael Ball唱了全场。本次威秀播映版本的字幕非常贴心,在几首安可曲的部分标出了每个演员的悲惨世界履历表,在电影院的观众可以与我们这些忠实剧迷一样很快明白这些人的出场具有多大的意义。

悲惨世界25周年纪念演唱会

终场幕后团队致词的部分其实暗藏了玄机,制作人Sir Cameron Mackintosh当时正与原版导演为了新版制作的问题在媒体上闹得不可开交,Alain Boublil的致词却特别提名感谢了被制作人拒之于25周年门外的两位导演,而作曲Claude-Michel Schonberg甚至故意调侃了与Cameron长达27年的合作关系实属不易,都是在间接为原创作团队抱不平,知晓内情的剧迷应该看得相当津津有味。

2011年的《悲惨世界25周年纪念演唱会》是一场庆祝盛会,也是悲惨世界的一道里程碑,它标志了制作人对于整出戏的经营方针有了极大的改变,讲究演员实力的时代已成过去式,使用明星追求票房的时代来临,2011年以后的西区选角以及2012年的电影版,整体来说都是以此为基本策略。或许在商业的剧场,票房的经营无可避免地是第一考量因素,但好在这出戏本身的故事依然足够吸引人,雨果对于贫穷与不公义的描写依然能透过这出音乐剧继续感动下一个世代的观众。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美女福利社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