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秋——手边一茶微凉

立秋,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13个节气,标志着孟秋时节的正式开始:“秋”就是指暑去凉来。从这一天起秋天开始,秋高气爽,月明风清。今天我把思雨的《立秋——手边一茶微凉》念给你听。

立秋

清晨,似睡非睡中,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凉风悄然来袭,掠过我被一层又一层汗水沁着的身体,很快又如来时一样即刻离开。不过是一瞬间,我全身的汗毛孔却都为之一振,呼啦啦的同时张开,呼吸着难得的凉意。

我倏地睁开了眼睛。然而,凉风已去,天气又恢复了闷热模式,一切依然一样,一切又好像有了什么不同。

昨日的天,沉重凝滞如一锅烧开的热水裹就的包袱,沉甸甸地压在人们的身上、心上。自从大暑过后,原本如火的骄阳,就彻底化身为一场四处挥洒的瀑布,毫不吝啬地散发着自己的光和热。人们顶着火辣辣的太阳,盯着头顶上一动不动的树叶,一天天的数着、盼着、熬着,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立秋了。

行走在路上的人们,脸上明显带着轻松的笑。空气依然凝滞,却少了几分压力;气温依然高昂,却不再那么不依不饶的步步紧逼。楼下路旁的栅栏上,原来懒洋洋的喇叭花,今天爬满了栅栏。一朵一朵仰着嫣红的小脸蛋,笑得灿烂无比,让人看着就心生欢喜。离喇叭花不远的架子上,嫩黄的南瓜花就笑得格外矜持,端庄着,在清晨偶尔来袭的风中,微不可见的点着头。

海棠厚重的树冠,这些天都稳重的不得了,连一个叶片都懒得动,此刻,也兴高采烈地抖动着树枝,墨绿的叶子哗啦啦拍着手,在立秋的日子里笑得没心没肺。

地上黄灿灿的,铺陈了一片的槐花。四五月份开放的槐花,空气中弥漫的香气能沉醉每一个路人。七八月份,槐树上又一次孕育出的花,却静悄悄的既没有摄人魂魄的花香,也没有味道鲜美的可食性,就好像家里最不出色的那个孩子,因为知道没有人会关注,所以自己也就低调的走过花期。大概也是心有不甘吧,所以,几乎每天清晨都可以看到一地的淡黄。今天,它们似乎尤其高兴,淡黄的槐花铺陈了整条马路,迎接着秋的到来。

今天,北方的家庭餐桌上,或早或晚,几乎都会是热气腾腾的饺子。立秋这天吃饺子,叫“咬秋”,吃秋饺,长秋膘,是北方人从小到大根植于心的。一顿肉汪汪,鲜得能吞掉舌头的饺子,足够弥补整个夏天低迷的食欲了。

而地里的庄稼,此刻,好像也得到了某种暗示,不约而同的使起了劲,玉米露出红红的穗头,高粱的脑袋也红得像要燃烧半边天。从春到夏,从夏到秋,一年365天,已经过半,该有个结尾了。

立秋

每天“知了知了”不断头的知了,在某个时刻,有了瞬间的停顿,它们的结尾,也马上要到了。过了今天,过了此刻,有些生命,就可以开始倒计时了。

一整天,我都在等待着一场预报中的暴雨。等待的时刻是美好的,可以看着丝丝缕缕的风来了,收敛了暴烈的太阳也嘻嘻哈哈出来了,梧桐叶在树梢摇来晃去,撩拨着若有似无的风。

我端着一杯俨俨普洱,倚在窗前。略深的茶水在碧青色的杯中,不动声色的晕出一缕深沉的茶香。整个夏天,陪伴我的都是龙井的淡泊雅致,然而,今天,是青涩的绿茶无法承受的。也唯有历经时间考验的普洱,能够担得起这份厚重吧!

似乎是听到了某个命令,梧桐树顶的叶子,戏耍够了稚气的风,忽忽悠悠地离开树梢,向下飘落着。

终于,秋来了!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美女福利社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