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浣春秋:暗黑界出现两大怪现象大退潮挡不住

3月吉泽明步退休,10月处女宫掌门人秋山祥子告别淫光幕,12月两位初代惠比寿麝香葡萄的成员西野翔希崎洁西卡不玩,2019对很多老司机来说是非常苦涩的一年,那些从小看到大的女神都要把衣服穿回去了。

一剑浣春秋

但我们真的也不好再要求什么了,吉泽明步是2003年出道的,在这一行待了16年,一般人都从不敢和女生讲话的国中生,变成在酒店一次框三个的荒野大嫖客了,不放她走好像也说不过去;再讲讲西野翔吧,人家都从国民美少女变人间水龙头又成了国民的人妻,再下去都要变国民的阿嬷了,你忍心叫她不要走吗?还是让她完成替AV界召募精壮猛男的梦想后安心离开吧!

只是话说回来,虽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但暗黑界的后起之秀真的有办法接班吗?

这是很大的问题,在2014年爆发事务所强逼拍片风波以及近年来片商愈来愈多、需求愈大愈大后业界就一直有新人不足的问题,所以出现了两个怪现象:首先,共用新人成常态,人家是有酒食先生馔,在AV界是有新鲜的肉体大家一起干--打个比方吧,像下个月要出道的芦那诗织就同时在两家片商发表风格迥异的出道片,一家片商说她是个没事做就滑手机用交友APP约炮、而且胃口很大的色女,欧吉桑没关系外国人也OK;另一家片商直接就说她是喝过洋墨水还吃过洋屌的归国子女,而且与歪国人做过以后她就爱上了被塞好塞满的饱足感,再也没办法忍受正常的尺寸。

一剑浣春秋

两支作品的设定都比扯铃还扯,更扯的是两支出道作用的男优还同一个,要记住不同的设定也真辛苦她了。另一个怪现象则是再造重出的伪新人层出不穷,拿近期广告打很凶的史上最美人妻神咲舞来说好了,想当初她出道的时候大家最多会说长这样敢说自己史上最美?还有下巴和胸部的线条看起来有人工强化的嫌疑,想不到片子出来才发现她是早在2016年就出道的唯川千寻

短短3年的时间她从羞涩的大学生变成史上最强人妻,脸蛋的轮廓和胸部的大小也都变了,唯独那敏感的潮吹还让人有熟悉感。而且近期重造再出的不只她一人,像以日本新年号为姓的令和玲(2016年出道的赤梨美来),以及从脸到胸部都充满人工味的风俗女加濑惠里奈(之前的佐佐木艾丽),都是让人一眼就能认出来的老朋友。虽然吕方唱的老情歌说朋友都是老的好、打过一次忘不了,但看片发现自以为的新鲜肉体是曾经用掉好几包卫生纸的老朋友时那感觉可不是很好的。

一剑浣春秋

看到这两个现象就知道现在的日本暗黑界并不乐观,新人供应量不足,让好不容易才决定下海的新鲜肉体必须负荷比过去更大的工作量,很容易就因为承受不住过大的压力而下课。至于用那些改名甚至改造重出的女优伪装成新人虽然可以舒解片商的需求,却又很容易因为女优身分曝光导致影迷没性趣,再加上资深女优一个一个退出战场,这样的AV界在2020年到来前能给大家明天会更好的感觉吗?恐怕没那么容易啊。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美女福利社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